您现在的位置: 安庆小百合舞蹈艺术学校-安庆少儿舞蹈 -> 新闻中心 -> 舞蹈人生 >> 正文

走近上海芭蕾舞团总监辛丽丽

[ 录入者:gch | 时间:2011-03-12 13:46:58 | 作者:伍斌 | 来源:解放日报 | 浏览:331次 ]

   

    访辛丽丽时已是夕阳西下,她从排练厅里出来,眼睛因疲劳而微红。三年总监生涯给了她很多变化,但有一种璨然的女性情怀依然深埋在心里……
  
  一万美元!这是辛丽丽与主动前来的法国巴黎艺术节总监谈下的上芭明年赴欧巡演的单场出场费,法国人连巡演作品都一并提供——邀约曾奉献《生命之舞》的世界芭坛大师贝嘉,五月来沪为上芭度身打造新古典舞剧《丝绸之路》。法国人的热情出于一个特别的原因:从16年前辛丽丽为中国赢得第一个国际金奖时起,他们就开始关注她;如今更期待作为艺术总监的这位中国女性,给国际芭蕾界带来一支新的有生力量。
  
  强硬外表下藏着一颗女人心

    从领衔的师姐,变成要天天与年轻演员的惰性和娇气作“搏斗”的总教头,辛丽丽感到委屈的时候很多,有时候真想掉泪。但她总是在内心提醒自己,你当演员时的那点硬脾气哪里去了!总监没有十二万分的精神,还让芭团来适应你吗?心一狠,就挺过去了。

    世界上许多芭团总监都是演员出身。正在思考当时被嘲为“三流团”的上芭往何处去的辛丽丽,从别人的成功经验获得启悟,从当了20年演员最直接的感受出发,渐渐摸到了治团之脉。她认准三点——一个年轻尖子演员群体的储备,这是国际舞坛真正对你刮目相看的实力;一个涵容世界芭蕾强国各种代表性风格的经典剧目库的建立,这是你打开市场的钥匙;一种崇尚艺术、为质量可以百分之百付出的舞团文化。她用女性的执著和韧性开始改变芭团,也一次次地对自己的性格作出挑战。辛丽丽笑着说,就在记者来之前,两个群舞男演员“磨洋工”,被她拉到盥洗室劈头盖脸训了一顿,服了。不过背地里,她还是笑着说:“就像家里有那么个18到20岁的男孩子,不要烦恼太多噢。”在她渐趋变得强硬的外表下,还是藏着一颗女人心。
  
  舞团和人一样要有“经历”
  
  男人治团,也许大多会雄心勃勃地喊出一个响亮的口号。辛丽丽做不到。第一年,季萍萍、孙慎逸、范晓枫等一口气为已有13年没有在国际上拿过一个像样的奖项的上芭夺回了“三金一银”,她却说“金牌并不重要,要的是真有一批挑得起大梁的明星”;第二年,法国版《吉赛尔》、英国版《天鹅湖》等一下子为上芭打开了市场,她说“国外芭团一年排十几部戏也不稀奇”;去年,巴黎歌剧院版《仙女》、《葛蓓利亚》让上芭在美国两个月巡演中获得了很好的口碑,她说:“我们只是在为以后的路打底。要看就看五年后吧。”

    出自女性质朴的人生感悟,她面对记者放言:我觉得作为一个舞蹈团,自封“国际一流”最可怕,一流没有那么好建,最重要的是这个团要跟一个人一样,要有“经历”。看看上芭吧,六十年代一部《白毛女》后,因为历史原因没有什么“经历”;七八十年代依然“经历”不多。就像一个演员没有人生体验就没有成长一样,芭团需要各种经历来成长、丰富。你看,在巴黎、纽约,几个舞团并存都相安无事,因为每一家的经历、故事有多少啊,大家都底气十足。上芭要成为有“经历”的团。英法意俄各种剧目、学派和世界最优秀的舞蹈编导、教师都应该引进,应该非常专业化。当上芭不为一个戏、一个奖而高兴,涵容百家、会聚多种风格的时候,它对上海就成了一笔财富。打造一个有浓厚艺术气息的高度专业的芭团,是女总监的治团目标。
  
  不要孩子“嫁”给舞蹈
  
  在各种场合看到的辛丽丽,都是独进独出。其实她结婚已久,丈夫在美从商,目前已定居,但她从没动过“跟进”的念头。丈夫知道丽丽真正想做的事在国内,也就默默支持。去年上芭去美国巡演两个半月,两口子总算聚了聚。说到此,辛丽丽已很满足。

  “我们坚决不要孩子。”辛丽丽的断然,很让人吃惊。她收起舞鞋时已过了最佳生育年龄,可以理解;但现在大龄女明星要个孩子的也很多。看记者暗忖,辛丽丽马上笑道:“真没有精力了。你想,团里那么多大小孩我都管不过来,家里再添一个,不要太乱噢。”凭着“管孩子”般的热情,她成天出没在芭团,把一切都献给了这群大孩子们。有时在办公室琢磨计划,一抬头,已经天黑,反正回家也是“单吊”,泡一杯咖啡、啃一个橙子,也就打发过去了。

  但业余时间,辛丽丽过得绝对丰富多彩。她是个话剧迷,京昆越剧也爱看,大剧院的芭蕾、音乐剧更是不错过。“一方面我喜欢,一方面也在有意无意地积累。我有一个梦想,搞国外没有的原创形式!”
  
  最幸福的时刻
  
  和所有普通女性一样,她是如此容易被感动。辛丽丽说,真的要感谢这些孩子,他们带给上海骄傲。在美国的46场演出,有一台最让人难忘。开场前季萍萍等人神秘地对忙碌着的她一笑:丽丽姐,给你一份礼物。那天是辛丽丽40岁生日,一张签满所有演员名字的贺卡映现在她面前。被她“折磨”得最厉害的演员恰恰是笑得最灿烂的:“这肯定是我们演得最棒的一场。”那一晚,带伤的和没有伤的,头牌和跑龙套的,所有舞鞋的转动都有如神助,所有生动的表情中都多了一分深情。辛丽丽在幕旁看呆了。“什么是开心和幸福?这就是。”

  (原载于《解放日报》2003年03月26日)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更多

热点推荐

  •  
更多

图文推荐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意见反馈
  • 安庆小百合舞蹈艺术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安庆盛世百合文化传媒公司 皖ICP备11006109号